每天都在软萌甜的Stan先生

碎碎念

看科科的过往简直要看哭了。
受伤的肩关节,十针封闭,拼了命的抓住了每一个机会,不要命的去训练和比赛。但是大满贯之后还被人骂被人嘲讽。
突然就希望,他能够娶一个温柔而强大的女孩子,知他苦,懂他忧,他风光时夸他一句你真棒,他落寞时说一句我相信你,他旧伤犯了帮他按摩,他晚归时给他留一盏灯,像最韧的草,又像最硬的石,在这人世,陪他安稳地走一程。
当年那个意气风发鲜衣怒马的少年啊,如今这个一身伤痛满身傲骨的男人啊,希望你未来,平安喜乐,百岁无忧。

碎碎念

我觉得继科会进娱乐圈,还觉得继科喜欢龙队。

希望能被打个脸。

Someone I lost 02

自从那个黑发男人来后,隔壁终于有了些烟火气。白天的时候窗帘不再关上,割草机在草坪上嗡嗡作响,院子的一端被种满了小雏菊,被弃置已久的车库终于停放了一辆新车。

清晨遛狗的时候偶尔会碰到他俩一起晨跑,那满含爱意的对视的眼神,让我想捂住Charlie的眼睛,省的它被闪瞎。

路过他家的时候,有时会看到那个黑发男人在厨房准备食物,我邻居总是等在旁边,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黑发男人,然后黑发男人就会抬起头来冲他微笑,俩人交换一个短暂的亲吻。


第一次跟黑发男人交谈,是因为Charlie跳过围栏,跳进了我邻居的花园。我摁响他家门铃的时候,是黑发男人开的门。他很和善,明明眼角已经有了明显的皱纹,却总是给人一种无辜的少年感。他告诉我他叫Danny, 来自英国。我告知来意后,他帮我很快在花园里找到了Charlie,还陪它玩了一会飞盘。等我们离开时,Charlie已经开始用头蹭他的裤腿,还会扑到他的身上,亲昵的舔他的脸。嘿,真是只蠢狗。


后来Charlie总会时不时的跳进他家玩,我已经放弃了寻找它,反正Danny总会在天黑前将它送回来。妈妈总是邀请他在我家吃晚餐,他总是会拒绝,说Alex还在家等他。哦,Alex,原来我邻居的名字叫Alex。可是有一天,妈妈例行邀请他的时候,Danny竟然说好,我当时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嘿,老兄,难道你们俩不是一时一刻都不舍的分开的么。


晚餐的时候Danny的情绪不是很好,我想他们俩大概是吵架了。看的出来Danny也有些后悔自己的一时冲动,急急忙忙的吃完饭就要告别。我叫住了他,问他可不可以单独聊一会,他愣了愣,说好。

我说,嘿,Danny你知道么,几年前Alex也曾来我家吃饭,我也是送他出门,他突然回头问我,问我是否曾濒临绝望,却无人在意;我说你要相信这世上有人会敬你爱你,温柔待你;他说是的,这世上是有人会如此,我却失去了他;我想,你就是他失去的那个someone吧;我不知道你们经历过什么,更不知道这几年你在英国经历了什么,我只是想说,Alex所经历的痛苦并不比你少。

Danny愣了一会,张了张嘴,却最终只是说了谢谢。然后转身离开。


半夜我被急促的敲门声惊醒,Danny问我是否见过Alex,说他自从晚饭后就没有找到他,他已经找遍了Alex所有可能去的地方,却一无所获。我抓了抓脑袋,问他有没有找过自家阁楼,他说没有,阁楼的灯并没有被打开。

我们一起去了他家阁楼,发现了抱着膝光着脚的Alex,他已经睡着,眼角似乎还有一些哭过的痕迹,他睡得不甚安稳,眉头紧皱,细细地打着寒颤。可能是突然灯光所带来的不适,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轻轻地叫了一声Danny, 然后大概又觉得自己是在做梦,便颓然的闭上眼睛,叹了口气。我身边的Danny终是情绪崩溃,爬进阁楼将Alex抱在怀里,一遍一遍的说着对不起,并许诺再也不会不告而别。


我悄悄地走下楼梯,我想这个时候,他们一定需要一些时间独处。


第二天清晨照例遛狗时,碰见了一起晨跑的Danny和Alex,他俩一起笑着向我打招呼,清晨的阳光在他们背后有些刺眼,我眯了眯眼睛,也咧开了嘴巴。然后等他们跑过之后,抱着Charlie痛哭了一场,Charlie不知所措的舔了舔我,我抱紧了它,心想,它一定不知道,它见证了一场伟大的爱情。

Someone I lost

"Have you ever been in a desperate situation? No one can hear you, no one can see you, and even no one cares about you."
"There must be someone, who will listen to you, care about you and love you. You just need wait, be patient and hopeful, man."
"Yeah, there was. But I lost him."

几个月前隔壁搬来了新邻居。
是个高大帅气的男人,金发,蓝眼,带着古希腊雕塑般的忧郁气质。
每天清晨他会沿着社区慢跑,专注且安静。
偶尔我等校巴时会见到他,我总会向他挥手微笑致意,他却只用淡淡的点头回应。我想:他一定是个有故事的人。而我喜欢挖掘各种故事,于是每次经过他家门口,我总会特地多看几眼。
大部分时间,他家的窗帘都是关上的。很少,很少的时候,我可以看到他在厨房做晚餐,依旧是那副专注安静的样子。他的脸一部分隐藏在阴影里,有着一种诡异的美感。

那天是个周六,妈妈去探望外婆,第二天才归家,爸爸接了个电话急匆匆的出门,说晚上恐怕不能陪我,我挥挥手说没关系,我搞得定,就转头继续盯着电视屏幕看Supernatural。然而事情总会出人意料,正看的入迷的我突然就被黑暗吞没,我认命的找到蜡烛点上,却发现随着跳跃的烛火墙上的影子也在随时变换,空调失去作用后寒气开始慢慢爬上我的脊背,恶魔可能随时出现在我家的想法就一下跃入脑海,让本就毛骨悚然的情况更加糟糕。在衡量了一下是被恶魔杀死还是面对冰块脸过一晚的两个选择之后,我迅速抓起了手机和钥匙,冲向了我的邻居家。

门后的他有些吃惊,但听完我哆哆嗦嗦的说明来意之后,还是侧身让我进了门,并说他有一间客房,我可以睡那儿。那是我第一次听到他的声音,低沉的像是鼓的震颤,却又平静的像是一潭死水。我连声道谢,说不知道该如何感谢他,如果他有什么需求请一定找我帮忙。他看了我一眼,嘴角有个小小的弧度,虽然他什么都没说,却还是成功让我闭上了嘴。

第二天清晨,我是在培根和鸡蛋的香味中醒来的。摇摇晃晃的到餐厅,发现他已经坐在餐桌旁边,一丝不苟的切着培根,优雅的像是在陪女王用餐。我想美利坚一定不会培养出这样的风度,他大概来自英国,即使他没有一点口音,有些骨子里的东西却没法改变。

为了感谢他收留我一晚,妈妈特意让我邀请他来我家吃晚餐。我本想他不会来,却没想到他点了头,说好。晚餐很是丰盛,妈妈还做了我最爱的南瓜派,说什么也一定要他尝尝。他始终保持着得体的微笑,轻声道谢,我却没有错过他眼中一闪而过的羡慕与寂寥。

晚餐过后我送他出门,正要走出门厅的他却突然回头,没头没脑的问了我一句“你是否曾陷落于绝望之地,无人可倾诉,无人可见你,甚至也无人在意”,我愣了一会,轻声说,“你要相信世上会有人爱你敬你,珍惜你如珠如宝,你要等。耐心些。”他沉默良久,终是说道,“是的,曾经有那么个人,只是,我已经失去了他”。我一时不知该如何继续这谈话,却听他又说,“你有很棒的父母,要好好珍惜”。

我愣在门厅,回过神来却发现他已经离开。我想,我果然没有猜错,他是个有故事的人。

后来日子波澜不惊的过,我们家里新买了一条金毛犬,起名叫Charlie,它很闹腾,每天都要陪它玩一会飞盘才会罢休。

我还记得那天阳光很好,我陪Charlie在院子里玩,远远的看见有个黑发男人,背着包逆光走来,然后敲响了我邻居家的门。我看到我邻居打开门时的惊讶与狂喜,还有那个黑发男人夺眶而出的泪水。

他们紧紧的拥抱在一起,那么用力,像是劫后余生。

我想,他终于找回了他失去的someone吧。

————————
然后他们俩就开始了没羞没臊的虐狗生活。

故事来源于一个脑洞:军情六处其实没想处死Alex,只是想给他个教训。于是等他半死不活的时候开箱子救了他,却发现他失忆了,就把他送去了美国。其实Alex只是假装失忆,但是因为一直被监视没有办法联系Danny。然而海的另一边Danny正跟他丈母娘把军情六处搞得头昏脑胀,后来不堪其扰就告诉他Alex没死,让他消停些。于是这俩人就在美国开始了新生活。

我只是想要他俩HE,请忽略逻辑漏洞,他俩真是太惨了,我要给编剧寄刀片。